日向釣竿

北風が来ても寒太郎は来ない。

《WORLD》「伤」

·发生了一些事,我有点生气了

————

“我回来了。”少年说,他换上拖鞋,把厚重的大衣挂在玄关的衣架上。

他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,一回到家就径直的走向自己的房间,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,但他的脸颊隐约可见血痂。

“脸,怎么了。”我问。

“受了点伤,没关系的,不是很疼。”他说,我想估计不是和谁打架就是被谁打了,其他的可能性……也不是没有。

“要包扎吗。”我问。

“不用了,一会儿就会恢复了。”少年说着,走向了自己的房间。

“嗯,记得一会儿出来吃饭。”我说。

……

《WORLD》「White Area」

·我好冷我好冷我好冷。

————

在充满烟草气味,被烟雾缠绕的公寓单间里,少年坐在皮制的办公椅上,双脚搭在充满文件、纸张,还有烟灰的桌子上。他崭新的皮靴还残留着干燥剂的味道,而被报纸所遮掩的他的表情则是在忍笑。

从少年背后的落地窗可以看出楼层的高度,以及厚厚的积雪与天空中飘落的雪花,房间里的破旧空调嗡嗡作响的喷出暖气。

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拽啊。”我说,虽说是刚结束与委托人的谈判,但他那些举动真的让我想给他来上一拳。

少年听闻,无意识的放下腿,却在途中停顿,最后以很尴尬的方式站了起来。我已经穿上了外套换好了鞋子,在门外等着他,这次的委托只是一个单亲家庭的父亲想给女儿置办圣诞树,本来工作繁忙的他想摆脱松树店,无奈因为下雪而变得道路过滑无法上山。

这雪是预报在圣诞节之前都不会停的,于是这位父亲就找上了我们……虽说这种找小猫小狗一类的委托我还是搞不懂为什么KU会接下。

“等我一下我这就来。”KU急急忙忙的围上围巾穿上外套,戴上SORA送给他的帽子。

“手套,别忘了。”我说。

于是他就穿着他新买的鞋子踩进了泥潭里,事后他抱怨了很久那件事,但在砍了两颗小松树时他对鞋子脏了的抱怨就变成好重了。

White Area往年的冬天也是漫长的雪天,Wish基本上不会下雪,所以我和KU都会来这边过圣诞节。

到了平安夜,中心广场会放一晚烟花,而大街小巷的收音机也会播放着当天的特别节目。国家图书馆门口的巨大圣诞树在市中心的公寓就能看到,钟楼的大灯会把空中的雪都染成彩色。

偶尔还会有人类的魔法师变戏法,教堂传来的歌声直通商店街,而商店街的繁忙与喧嚣声则会盖过这些。

当然,这些是仅限平安夜的景象,第二天只会出现充满彩带和遗留物的空无一人的街道与教堂的歌声。因为年假开始了。

我和KU站在大桥上,看着结冰的水面倒映的灯光,寒风吹在脸上,如果不是后面推车上还有两颗松树,那现在这个场景还真够浪漫的。

“我肩膀疼。”KU说着,拿自己的衣服袖子擦了一下鼻涕。

“不要拿衣服擦鼻涕。”我说。

“我要冻死了,货车还没到吗。”KU的身体发抖,牙齿打颤,虽说我也差不多。

“还有半个小时。”

“我好冷。”

《WORLD》「围巾/购物」

·这是圣诞节之前的一个KU的肝力环节。

————

下午三点,阳光斜照进屋子。转眼间十一月的最后一天已经到来,秋天时还温暖耀眼的颜色早已褪去。取而代之,灰暗且又明亮的冬天到来。

事实上,对我来说,冬天无疑是蓝色的,和夏天截然不同,但又有着相似之处的蓝色。

接下来的几周恐怕大街小巷都会充满圣诞节的气氛,我们家也一样,还未到十二月就已经早早的开始着手准备。

围着好几层毯子,穿着之前买的牛奶盒的睡衣,手上还织着一条深绿的围巾。从早上开始他就一直在织,所以现在已经有大概一半的长度了。

“我去和SORA买东西了。”我说。我穿上外套就出了门,这次难得KU没有回话,也许是太专心而没有听到。

意料之中,商场里已经装上了巨大的圣诞树,挂上了星星彩灯,虽说还早,但我也跟着一起想着该送些什么东西给KU。

毕竟,无论何时,时间总是比想象中的快得多。虽然漫长,但也飞逝,我很喜欢观察季节变化时路边的花花草草,但是最近,眼中好像只剩下了他。

“SOU!”SORA招呼着,她急匆匆的从远处跑来,毛线帽子上的毛球一晃一晃的。

“SORA,你来了。”我说。

“嗯!听说SOU和女朋友分手啦?没事吗?”她问,这件事大概是被KU发到了社交网站上,导致了附近一带的人见到我就问我这个问题。

“啊……嗯,发生了一些矛盾,不小心知道了她原来是隐藏的种族歧视……”我说,这件事还是因为KU而起,我不小心看到了她扔掉被KU碰过的上衣,还一脸厌恶的说着恶心,才不小心得知了这个事实。虽然这件事我没有告诉KU,但他应该也知道了,就算如此,由他人的嘴说出口的话恐怕还是会感到不快与难过,我想尽量避免让他感到不开心。

“啊……这样。那不管那些了!一起去买东西吧!”SORA说。

肯定是因为对我来说,女朋友远远没有KU或其他的朋友重要,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经常被甩。

当然,我现在正在陪SORA选衣服,所以没有想太多。

“SOU!这件怎么样啊,颜色会不会有点亮?”SORA问。这件上衣的确是适合她的,比起刚刚那件颜色脏兮兮的外套。

“我觉得这个颜色蛮好看的,虽然是有点亮的颜色但是SORA穿着很好看,很可爱很适合你。”我说。这是一件有点鲜艳的上衣,是黄绿色和薄荷绿的晕染,但是肤色偏冷色的SORA穿着很适合。

“SOU……你这样我会害羞的,该说你口直心快好呢还是会夸人好呢……”SORA说。

“?”

……

此时还在织围巾的KU看到了SORA发的消息。和SOU的自拍与新衣服的照片。

但是KU站起来开灯的时候腿麻的无法动弹。

《WORLD》「食物」

·我是睡不着觉的钓竿。

·这两个人是家人(无论是心理还是户口方面)

————

  午睡时,我在睡梦中模糊的闻到一股浓重的烟味,但因为疲劳,我迟迟没有醒来,直到那烟从我的鼻孔直通到我的肺中,我才被呛的咳嗽起来。

  我的怒火已经直冲我的大脑,给我的心脏狠狠来了一拳,抓起沙发上的毛毯裹在身上,我就走向了后院。

  “KU,我说了不要在院子里烧东西,要烧你把门关上好不好。”我说,而KU却津津有味的吃着烤红薯。

  “哎呀,SOU你起来了?MUGI送来了好多红薯,所以我在烤……忘记关门对不起,熏到你了?”KU说,刚烤好的红薯冒着热气,KU被烫的只能不停的换着手拿,还有他被冻红的鼻尖、脸颊、和耳朵。

  “……算了,也给我一个。”我说。

  “嗯!小心烫。”KU笑着说,然后递给了我一个红薯。

  “下不为例。”我吃着虽然令人口干,但依然香甜的红薯,他和我一起坐在地上。我听见了一句似有非有的声音,我并不知道那是他咽东西的声音还是风声,但我确实听到了。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嗯……”我说。

  其实,无论是我还是他,都是渴望亲情的人,肯定也有过和家人一起吃着烤红薯一边聊天的幻想。但是这份幻想现如今早已变成了不需要的东西,因为我的身边有了你。

  你已经成为了我的生活。

《WORLD》「必然」

·这是命运的出会(不是)

————

今天是个不错的天气,虽然已经完全陷入冬天的寒冷,但阳光依然是温暖的,温柔的,甚至是如春般的。当然,下一秒似刀刃的狂风就割在了我的脸上把我拉回现实。

如我所说,今天是个好天气,所以我要讲述我与少年再次相遇的故事,那是一切的开端。可以说是必然性的,从我看着他跳入大海时,这一切就已经被决定好了,一定是这样的。

就像是切不断的缘分一样,我们再次相遇了,不如说这才是第一次相遇,也是最后一次。在一个地上的影子因夕阳斜照而无限拉长直至与我告别的时间,一个并不罕见,但依然特殊的时间。那又是一个夏天,就像他离开的那天一样,天空像涂上去的油画颜料一般,是耀眼的钴蓝色。

在全是玻璃渣的海滩上,我注视着消失不见的海平线,却在那压根不存在的尽头看到了熟悉的影子。

我着了魔一样连皮鞋都没脱的直接向他奔去,哪怕是海,虽说皮鞋只是廉价的次品,身上皱巴巴的西装也是东拼西凑捡的别人不要的二手货。啊啊,我想说,我不会游泳。

沙漠出身的我,别说游泳了,对大海都抱有这一股莫名的恐惧,但是现在就算让我沉入海底再也无法动弹四肢,海水不停的灌入我的肚子直至窒息,我也会为了与他再次相见而感到喜悦,他多么的耀眼,就像是我的光。

在什么都没有的,一片空白的我的世界里,为我带来太阳的我的光。

他注意到了我,但我感觉他是在等我到他身边。不过,不会游泳的我立刻就沉入了海中,在视线被腥咸的海水吞没时,他对我伸出了手。我在并不能称之为黑暗的黑暗中,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,随后我立刻找到落脚处,抬头看到了他和那天一样的笑容。

“我回来了,SOU。”他笑着对我说。那一瞬间,仿佛身下冰冷都海水消失,燥热的空气也蒸发,烦人的蝉鸣也停止。当然,我能感觉到,空气依然潮湿,海水依旧冰冷 蝉鸣依然刺耳。

只是那一瞬间,我的世界仿佛真的存在了,我感到我确确实实的存在于此,在他的面前,在我的面前。

“啊啊……你终于回来了。”我说。脸颊上的泪水与同样咸腥的海水混杂,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到底有没有哭,只是那种打结的心脏终于解开的感受,至今记忆犹新。

他笑着,但眼睛里却冒出来了水珠,他确实是哭了,哭着抱着我。

我们回到了岸边,全身湿透的我感到鞋里的袜子格外的不舒服,于是我干脆脱掉了鞋子,光着脚走路。他穿着人字拖,每走一步都会被鞋子打到脚,他的头发上已经有了结块的盐粒,迟早我的头发上也会出现吧。

我们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,只有他在我家门口说了一句原来你搬家了,那句话仿佛就像是他去找过我,去我原先的公寓。说不定真的是这样。我们两人用过的毛巾都散发着鱼腥,他的头发上还缠上了海带。

其实那天我因为工作,已经有两天没有睡觉,为了疏解压力而来到海边。所以,我洗完澡后在沙发上,还没等他洗完,我就已经睡着了。

就算是与他相处已久的现在,我依然觉得他是我的光,但我并不奢求让我也成为他的光。因为他已经是光芒本身。